新笔下文学 > 帝歌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 409 修为神速,君师后期
    第409章

    *

    另一边,虞凰跟盛骁正泡在一个小水潭里洗澡。

    盛骁没穿上衣,虞凰浑身只穿着一套内衣。

    冰蓝色的镂空蕾丝bra,紧紧包裹着虞凰的好身材,黑色细吊带贴着她如雪一般白皙的肩膀上,一路往下延伸,路过性感的竖骨,勾勒出一个深窝幅度。

    虞凰弯着腰在洗头发,并不知道这一幕落在盛骁的眼里,有多撩人。

    虞凰终于洗干净了长发,起身时,脑袋朝后用力地甩了甩,长发溅起水珠,落了几滴在盛骁胸口。

    盛骁突然就不想做人了。

    虞凰用一根橡皮筋将湿漉漉的长发随意地扎了起来,手落下时,突然有一对铁臂从她腰后伸了出来,将她腰身紧紧搂住。

    感受到盛骁那片有力而温热的胸膛,虞凰顺势靠在盛骁怀里。

    她脑袋靠在盛骁肩膀上,视线侧仰,凝视着盛骁俊逸的脸,问他:“骚什么?”

    盛骁下巴搁在虞凰额头上,他紧紧抱住她,有些难过地说道:“得知铁峰帝师的亡魂在圣人墓内默默地陪伴了阿瑛前辈两千多年,我心里有些难过。看见铁峰帝师追随阿瑛前辈而去的那一刻,我突然就想抱一抱你。”

    听到这话,虞凰也想到了静安帝师与默前辈。

    虞凰扳开盛骁的手,转身搂住盛骁的脖子,她跳起来缠在盛骁的腰上,笑着说:“光阴荏苒,咱们不能辜负时光。”

    盛骁低头在她鼻子上咬了一口,“好,不负时光。”

    ...这个澡,他们洗的有点久。

    洗完澡后,两人手拉着手回到了圣人墓。盛无缺他们都很聪明,没有傻到凑上来问他们洗个澡为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

    盛央也刚洗完澡,她长发还没干,盛洲正在用灵力为她烘发。

    盛骁拉着虞凰的手回到圣人墓,远远地看到了这一幕,忍不住停下脚步来,皱眉盯着他俩。

    盛洲朝他点了点头,说:“回来了?”问完,盛洲继续淡定地为盛央烘发。

    盛洲是盛凌丰的大弟子,年长盛骁十岁,盛骁对这位大师兄是很尊敬的。他嗯了一声,走到盛央身旁,说:“我来吧。”

    亲哥哥来了,盛洲自然就没有立场了。他默默地让开,将手中那缕长发递给了盛骁。

    盛骁一边暴力为盛央烘发,一边教育她:“你已经17岁了,是个大姑娘了,这种事以后尽量自己动手,不要麻烦大师兄。”

    盛央瞄了眼大师兄,小声说道:“可我小时候,都是大师兄给我吹头发。”

    盛骁又道:“你也说了,那是小时候。你现在长大了,不能再缠着大师兄了,若是被爱慕大师兄的女孩看见了,就会胡思乱想了。”

    盛央一想到有人在爱慕着她的大师兄,顿时咬牙切齿,摩拳擦掌起来。“哦?谁爱慕我家大师兄?哥你告诉我,我去认识认识。”

    盛骁:“...”

    这是重点吗?

    重点是男女有别啊!

    虞凰见盛骁说了这么多,盛央却始终get不到哥哥的用心,不禁闷笑起来。

    盛洲听见盛央那话,唇角却是忍不住扬了起来。

    给盛央吹干头发后,盛骁便拉着虞凰一起在圣人墓旁边坐了下来。“距离圣人墓关闭还有一个月出头,这段时间,大家都要静心修炼,不要虚度光阴。”

    听到‘虚度光阴’这四个字,虞凰突然偏头看了盛骁一眼。

    等其他人都静下心来修炼后,虞凰凑到盛骁耳旁,语调勾人地问道:“不要虚度光阴?”

    想起先前在河里做的那些事,盛骁耳廓微微泛红。他瞪了虞凰一眼,“安静,闭关。”

    虞凰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了盛央的身旁坐下。离盛骁那么近,她安静不下来。

    远离男色,才是静心的第一步。

    *

    闭关的这些时日,盛央一直在学习掌控阿瑛前辈的安魂之力,每到夜晚,大家都能听到盛央唱歌的声音。

    在圣人墓关闭的前一天,虞凰吸纳灵力的速度突然变得迅猛起来。

    盛骁等人察觉到灵力变得稀薄了,他们有些费解地睁开了双眼,便看见所有灵力都在朝虞凰的身体涌去。

    此时的虞凰就像是一块磁铁,将周围浓郁的灵力全都吸纳了过去。

    见状,盛洲惊讶地说道:“她的修为在突破。”

    虞凰去年便晋升到了君师,后来一直在修炼净灵术,灵力一直停滞不前。前些日子得到了静安帝师的传承馈赠,也获得了一部分静安帝师的灵力。

    灵力在她体内堆积,终于在这一刻迎来了大爆发。

    她头顶上,出现了两个散发着红色光芒的能量圈,这代表着她是君师修为。此刻,第二道能量圈正光芒大盛,颜色越来越浓郁。

    盛骁唇边有了笑意,他说:“君师中期了!”

    虞凰突破了君师中期修为,然而她疯狂吸纳灵力的速度仍未停下。

    盛无恙等人逐渐瞪大了眼睛,盛无缺更是惊呼道:“奶奶的,咱们的修炼速度就像是在挤牙膏,少夫人这修炼速度就跟喝水一样,这么猛的吗?”

    他算是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天才了。许多驭兽师要花几十年时间才能做到的事,虞凰竟在短短大半年时间内便做到了。

    这天赋,比他们少主都要逆天。

    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见到虞凰的情况,大家深受打击,都无法静下心来安静修炼,索性坐在一起静观虞凰的变化。

    他们倒想要看看,虞凰究竟能为他们带来多大的惊喜。

    整个盛族圣人墓内的灵力,都从四面八方飘了过来,然后灌入了虞凰的体内。察觉到这场异变,那些归顺于盛族的小家族弟子们,也都纷纷睁开了眼睛。

    他们这才发现,他们周围的灵力,竟然全都朝着铁峰帝师的圣人墓飞了过去。

    “这是盛族哪位弟子又要晋级了?”

    “难道盛少主要突破宗师了?”

    这可能吗?

    远处,盛无缺又喊道:“少夫人突破君师后期了!”几个时辰间,虞凰竟从君师初期,一口气突破到了君师后期。

    盛无恙已经麻了,他木着脸说:“少夫人该不会是要一口气突破王师修为吧!”

    盛骁注意到周围灵力已经开始变弱了,他摇了摇头,说:“快结束了。”

    盛洲也发现了周围的灵力变化,他也说道:“是快结束了,但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从君师初期突破到君师后期,少夫人这表现,当得起惊艳绝伦四个字。”

    听见盛洲夸奖虞凰,盛骁感到无比骄傲,与有荣焉。

    盛骁瞥了盛央一眼,那眼神充满了挤兑与嫌弃。他明明没说话,可盛央就是品出了她哥眼里的意思,她哥是在说:【你看看你嫂嫂,再看看你,你有个什么用?】

    盛央深吸一口气,捏紧了拳头,小声对他哥说:“我迟迟不突破君师,还不是为了给你留点面子?”

    盛骁没能理解盛央的意思。

    盛央解释道:“哥哥9岁便觉醒了兽态,20岁才突破了君师,虽说你是大陆突破君师修为最年幼的人,但你却足足花了11年时间啊。而我,我13岁觉醒兽态,若17岁便突破了君师修为,那我不就成了新的神话?那哥你的脸面,往何处搁?”

    盛央总能说出一番歪理。

    盛骁听得眉头直皱,竟无法反驳。

    盛洲忍着笑替盛骁说话:“央央,你这话说的不对。盛少主之所以花了11年时间才突破君师,是因为他灵魂缺失了一块,年幼时总是生病昏睡,耽误了修行。否则,他早就突破君师修为了。”

    盛央朝盛洲吐了吐舌头,质问他:“你向着谁?”

    盛洲一本严肃地说道:“我向着道理。”

    盛央撅了撅嘴,不再说话了。

    这时,虞凰终于停止了疯狂吸纳灵力的行为,她舒了口气,随后睁开双眼,举起双臂撑了一个懒腰。

    跟着,她体内骨头噼里啪啦一顿响,听得人毛骨悚然。

    但盛无缺他们却很羡慕虞凰。

    每当驭兽师修为迎来小突破时,体内的筋脉骨骼都将会跟着进化,变得更加坚硬,才会发出那种噼里啪啦的骨头作响的声音。

    盛无缺像条狗腿子,语气谄媚地恭贺虞凰:“恭喜少夫人,达到君师后期修为!按照少夫人这可怕的修炼速度,也许明年就突破王师了!”

    虞凰并没有飘飘然,她镇定而理智地分析道:“这次修为之所以能突破的这么快,并非我修为天赋逆天,是因为传承的原因。”

    “想要突破王师修为,哪是那么容易的。”虞凰很清楚这次晋级如此迅速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静安帝师的传承馈赠。

    见虞凰没有因此而变得骄傲自满,盛骁看她的眼神更是温柔了几分。

    “圣人墓明天就该结束了,要不咱们今天就不要修炼,一起动手将铁峰帝师的圣人墓坟上的野草,跟周围的杂草都拔掉吧。”

    “好。”

    众人动手将铁峰帝师的坟墓修缮了一番,盛无恙跟盛无缺跑去河道里抓了几条鱼,一群人坐在铁峰帝师前的草坪上搞起了烧烤。

    盛无缺闻到鱼肉香,他想到什么,赶紧从空间戒指内取出了几罐青梅酒。“我这里还有几坛师娘去年酿的青梅酒,这烤鱼就得配酒啊!”

    盛洲盯着那几坛酒,不免想到了师娘,眼神顿时变得灰暗下来。

    盛无恙叹道:“不知何时才能再喝到师娘酿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