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悍妇当家:我就开挂养猪怎么地 > 第七十五章 又要保媒
    李氏这一张大嘴,一夜之间的功夫,就将乔莹莹私会曹丹逸的事情给抖落了出来,这磨石村的人,对于这件事,家喻户晓。

    一大早,村子里的水井边,聚集了很多说闲话的女人,井台上倒是没有一个人,陈婶子弯下腰,悄声说道:“哎呀,真是没有看出来啊,这个乔莹莹,还真招人喜欢的很,这柳笙的事情还没有完呢,你看看又跟姓曹的赶上了,哎呀,说不定哪天怀上了孩子也说不准呢?”

    站在旁边的刘家小媳妇,娇滴滴的说了一声:“陈婶子,你可千万别胡说了,人家曹丹逸有钱又长得好看,怎么会看上乔莹莹那个扫把星呢?她啊,除了柳笙那个蠢货喜欢她,估计再没人了。”

    这柳浩挑着一对空桶走了过来,听见这刘家小媳妇的话,便气不打一处来,扫了一眼刘家小媳妇:“蠢货是有的,被男人给操了,不要了,硬是赖着嫁给人家,真的不知道这蠢货在哪里?”

    刘家小媳妇气得直跺脚:“你,柳浩,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都多大的人了,还没有个媳妇,好意思为了别人出头,就你那个柳笙哥,保不齐就是个懦夫呢,你们柳家啊,愚蠢啊,白白养大了一个白眼狼,还让你爹蹲大牢!”

    柳浩听见这话,不由气打一处来,一下子将肩膀上的扁担扔子啊了一边,攥紧了拳头朝着刘家的小媳妇打了过去。

    “救命啊,柳浩要打人了啊。”

    柳浩还没有动手呢,这个刘家小媳妇就躺在了地上,开始哭喊了起来。

    一大早,来挑水的人,男女都不少,这除了絮叨乔莹莹跟曹丹逸的闲话的,还有说柳笙的事情的,总之,这些人总是要找一点事情说的,不说话,他们断然不知道怎么建立村民关系了?

    陈氏也不例外,挑着一对空桶来到了水井边上。

    这个陈婶子,还真是不省事,故意上前蹭了一下她:“唉,她婶子,知道吗?你家那个乔莹莹大半夜的就跟姓曹的私会啊,这保不齐啊,等不到过年,你娘又可以抱到孙子了!”

    陈氏瞪着一双眼睛,前一阵子,就是为了给乔莹莹介绍对象,惹下了这么一身官司,如今还没有定论呢,这个陈婶子又说出这样的事情,这明白着不是刺激她吗?

    “你别胡说了,曹家那是有钱人家,怎么会看上乔莹莹呢?”

    陈氏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一边打水,一边默默的骂着:“这个贱蹄子,刚刚那件事发生了还没有处理那么,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出来惹事了,看来,这件事还不能藏着掖着,一定要回去告诉娘,这万一搞大了肚子,丢的可是乔家的人!”

    柳浩见陈氏皱着眉头,上前便说道:“你可别信这帮泼妇的话,就她们一天闲的没事,见面就知道说别人的闲话,再说了乔莹莹现在跟柳笙和离了,她跟谁在一起,那是她的自由!”

    陈氏一早就看中了柳浩,这也是自己女儿乔禾的心事,自然,她对这个柳浩就产生了那么几分信任。

    “对啊,你说的没有错,这村子里的闲话是非都是这些女人挑起来的,尤其这个陈婶子,一把年纪了,就知道说别人的闲话,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说她的闲话呢?”

    一物降一物,这个办法还真是不错。

    “婶子,这个办法不错啊,我看这个陈婶子就是作践自己,有空应该好好治治她,让她长长记心。”

    两个人一前一后,聊得可上劲了,这个陈氏一下子就对柳浩产生了兴趣,便小声问了一句:“不知道你有没有对象啊,你这个小伙子年轻懂事,有姑娘喜欢是好事!”

    “没有的,这种事情只能靠缘分,怎么了婶子,难道是婶子有合适的对象介绍给我?”

    陈氏不敢说自己家的乔禾喜欢他,只是含糊的点了点头:“对啊,这小伙子一脸的干净,一看就是个舒服实在的,有合适的姑娘,婶子就给你介绍。”

    说话间,便到了乔家门口。

    陈氏笑着说道:“柳浩,要不到我家里去坐坐?有空了婶子给你做韭菜盒子吃。”

    柳浩一脸的红晕,回答:“不用了,婶子,有机会的话还是给我介绍个媳妇吧,省得我娘老惦记我的亲事。”

    陈氏回到家,就叨叨了起来:“娘,你说说这个乔莹莹,怎么这么的不省事呢?今早一早上就碰见那个陈婶子,说什么乔莹莹私会那姓曹的呢,这保不准啊您到过年就可以抱上重孙了呢?”

    这一次,乔老太没有吭声,只是悻悻的说了一句:“那个大喇叭的话,千万信不得,随她去胡说八道,反正,这个乔莹莹的婚事,还是需要谨慎一点,那个柳笙上次来咱们家闹的事情,难道你忘了?”

    乔老太还真是怕了,影响到乔家脸面是一个原因,重要的还能因此得到一笔收入,这对乔老太和陈氏来说,那是最好的生意了。

    “娘,我倒是没有忘记,但是您想想,如果乔莹莹跟那个姓曹的鬼混,真的搞大了肚子,这传出去的话,咱们乔家的脸面何在?”

    陈氏的这番话,刚好被乔老爷听见了,他掀开帘子走了进来:“怎么回事?有谁能证明看见乔莹莹跟姓曹的那小子在一起了吗?”

    “爹,这个我不清楚,只是听见陈婶子在井沿上说这事呢,很多人都瞧见了。”

    乔老爷坐在了椅子上,看着眼前的乔老太说道:“上次你给莹莹介绍的那个亲事,我就不赞成,如今,这黄地主一家没有了,这件事就甭提了,但是莹莹已经长大了,就要找个合适的人家给嫁了,万不可留着,在村子里出现这样那样的闲话,我这张老脸往哪搁?”

    这一回,乔老太太却犹豫了:“你这个老家伙,说的倒是很轻松,柳笙上一次来家里闹,你不在家,你不知道有多么的担心,你如今又要我给乔莹莹保媒,且不说张媒婆打死不愿意,就是其他的媒婆也是不敢接手这个烫手的山芋的。”

    乔老爷倒是淡淡的一笑:“不用担心,这一次,我亲自来给莹莹保媒,我就不信这事成不了,总之,我是不愿意再听到任何关于莹莹的闲言碎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