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大乾收尸人 > 第四十九章 激斗!
    “呜呜——”

    叶秦挣扎想挣脱束缚,可为时已晚。

    捂着他嘴巴的方帕涂满了迷迭香,他神志渐渐模糊,最终昏死过去。

    “到手!老大快走!”蒙面人对着屋顶轻声喊道。

    “你们三个先走,我来断后。”蒙面人老大说道。

    蒙面人老大话音刚落,忽地警兆突生。

    “躲开!”蒙面人老大一把推开身旁两人。

    “斩!”

    寒光暴起,剑芒自蒙面人脚下射出,刹那映亮了整个客房庭院。

    客房被一剑劈开。

    蒙面人老大暴汗,这……

    还不等他反应,林晚手握戳仙剑跳上屋顶,怒目而视,“放下他,今日留你们全尸。”

    化生寺达摩院。

    “方丈,偏殿客房庭院传来打斗声,我等是否前去查探?”

    门外,戒律堂僧众询问道。

    “客房庭院?那里只有林施主和叶施主居住,应无大事,你等继续在达摩院外守候,一切等天亮再说。”

    空如方丈思忖这伙歹人定时冲着杨柳玉净瓶和佛骨舍利而来。

    只要两件宝物没事儿,想必歹人很快会放弃叶秦他们。

    “空如师侄,若对方真冲着叶施主来,该如何是好?”觉远老僧问道。

    空如低着脑袋,冲叶秦来?这绝无可能。

    “觉远师叔,对方肯定是打着声东击西的主意,一旦我们让武僧离开,肯定会被围攻,现在寺内纷乱,我们不可自乱阵脚。”空如方丈仍坚持己见。

    觉远老僧摇头叹息,“阿弥陀佛。”

    客房庭院内。

    林晚以一敌五丝毫不怵,仙剑在手,她如虎添翼,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你们两人带人先走,我们来挡住这女人。”蒙面人大哥说道。

    “大哥小心,这女人的剑十分霸道。”扛着叶秦的蒙面人提醒了句,随后和另外一人离开。

    “走?看剑!”林晚眉头一皱。

    若真让这伙蒙面人带走叶秦,自己以后还有何脸面游历江湖?

    “长虹贯日!”戳仙剑横扫。

    剑芒再起,蒙面人大哥扯出随身三节鞭抵挡。

    当——

    三节鞭在接触剑芒的瞬间断裂,蒙面人老大惊恐万分,俯身后撤。

    可肩头已被破开一道口子,鲜血直飞。

    剑芒攻势已尽,林晚又是一招送出。

    “大哥!”另两名蒙面人见大哥深陷死局,怒吼一声,提着武器杀来。

    一人手持降魔锏,一人手握峨眉刺。

    两人联手抵挡剑芒。

    咔嚓——

    降魔锏和峨眉刺只是凡兵,其可与仙剑争辉。

    峨眉刺和降魔锏应声碎裂,两人虎口震裂急忙和林晚拉开距离。

    “大哥,这女人的剑威力极大,撤吧。”一人警惕地看着林晚。

    “撤?不行,必须让老四他们把人带走,我们留在这里争取时间。”大哥扭头看向身后说道。

    “可是那柄剑……”另一蒙面人犹豫道。

    自己的降魔锏可是玄铁金精锻造而成,虽说不上神兵利器,但也是坚硬异常。

    可刚才也就碰了下那剑芒,居然断了。

    可想而知,那女人手中的长剑若是刺中肉身,还不当下去了半条命?

    三名蒙面人犹豫间,林晚再次提剑杀来。

    “贴身打,夺走她手中的长剑,我们就有机会。”蒙面人老大说道。

    老二、老三闻言弃了兵刃贴身而上。

    可林晚哪会给他们机会,一柄戳仙剑被她使得出神入化。

    劈、刺、砍、挑,让三名黑衣人吃尽苦头。

    几个呼吸间,三人全身带伤,血流不止。

    “大哥,撤吧,扛不住了。”老二捂着胸前的伤口说道。

    一旁的老三扔出海星毒镖逼退林晚。

    再打下去,他们三人非丧命于此,老大当机立断,“撤!”

    “走?不可能了!”林晚面露寒光。

    刚是想着生擒这三人,现在看来已经没机会了。

    “剑起!九州!”林晚高举戳仙剑,猛然劈下。

    剑芒射出百丈,蒙面人老大在林晚提剑的刹那后撤半步,剑芒扫过,他右臂横飞,但侥幸生还。

    可蒙面人老二和老三慢了半拍。

    噗呲一声,被戳仙剑剑芒当头劈成两半,死的不能再死。

    “老二!老三!”蒙面人老大目眦尽裂,手足兄弟被杀,他岂能善罢甘休。

    …………

    化生寺偏殿客房土木崩裂,庭院尽毁。

    化生寺外围门墙倒塌,掀起灰尘无数。

    蒙面人老大重伤昏迷,从半空跌落,林晚一把揪住他的衣领。

    两个巴掌扇在蒙面老大脸上,却仍不见他清醒。

    林晚看着先前逃走的两名黑衣人方向,将蒙面人老大扔下,施展神行步伐向寺外追去。

    偏殿客房坍塌的震颤终于引来其他僧侣关注。

    达摩院外。

    “启禀方丈,偏殿客房刚才发生激烈打斗,剑光照亮半边夜空,随后三间客房倒塌。”

    “客房庭院土石崩裂,门墙坍塌。”

    “啊!这……”空如方丈张大嘴巴,错愕不已。

    各堂首座低头不语,现在没有一个人敢妄言离开,毕竟刚刚获得的佛门至宝若是丢失,别说空如方丈,便是达摩院三大首座都承当不起这责任。

    “阿弥陀佛,静观其变,叶施主吉人自有天相,我等无需操心。”空如方丈把心一横。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既然大家都不愿当这个恶人,便由他来。

    “空如师侄,老僧深感此事不妥,还是让老僧出去看看吧。”觉远老和尚说道。

    “觉远师叔,莫让师侄为难。”空如方丈瞥了觉远老和尚一眼。

    为了保护佛门至宝,天亮之前,谁也不能离开达摩院正堂半步。

    各堂首座见空如方丈执意如此,只能盘腿坐下,静待天明。

    …………

    翌日,天色微亮。

    林晚提着戳仙剑越墙而入,手中提着一颗人头。

    化生寺僧人吓了一跳。

    空如方丈等人从达摩院出来后直奔偏殿客房。

    看着满目废墟,空如方丈弄不清昨晚这里发生了何等规模的战斗。

    房舍倒塌十数间,庭院内地板崩裂。

    一名蒙面人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不远处还有两具被劈开的尸首。

    “空如方丈,这几人你可认识?”林晚将手中的头颅扔在地上。

    头颅滚落至空如方丈脚下。

    “阿弥陀佛,老僧不知。”空如方丈盯着尸体看了半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