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娇娘发家录 > 第两百四十六话:好前程
    宋秋正忙呢,姑娘那边菜都上得差不多了,官差这边还差好些菜等着上呢。

    锅里呼啦啦的炒着,听不实在多得声音的,她根本没听见后头这蚊子点大的声音。

    还是阿灵正好出菜,见一个姑娘堵在门口,不由问她有什么需要。

    宋秋听见阿灵的大嗓门,这才回头来看见张杏花。

    除去过年时见,上回见还是她要进县城当秀女学规矩之前回来的那次。

    如今几个月过去,一身粉衣面若桃花娇艳动人的张杏花看上去更叫人移不开眼睛去。

    嗯,这样貌身段,确实配得上当宫里的女人了。

    刚才花花绿绿的,她也没一眼就看到张杏花,那群秀女,哪个样貌不好?

    不比样貌,那就只有比脑子了。

    不知道张杏花的脑子经不经的起深宫内院的打磨?

    不过,这也犯不着她操心了。

    宋秋回神,张杏花又说了句,她才听清她说得什么,当下笑了笑,“原来是杏花姐姐,刚才那么多人一堆,我打眼也没瞧见你,这是秀女都要进京去了?上回听地瓜叔说过,该是这几天的。”

    张杏花被那油烟呛得往后退了两步,却忍住没有转身就走,脸上的炫耀得意暴露无遗,一点没藏着。

    “是要进京了,这回上京,怕是往后都不会再回来了,我这堂妹上不得台面,在阿秋妹妹你这里做活,有个什么,还望阿秋妹妹多担待啊。”

    听见这话,宋秋脸上还笑着,但笑容多少多了几分淡意,“我跟梨花自小一起长大,要怎么和她相处,就不劳杏花姐姐操心了,杏花姐姐孤身一人进京,还是该操心自己的将来才对。”

    不识好歹!

    张杏花心里骂了一句,罢了,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小村姑,这辈子就这样了,嫁个村夫当一辈子的村妇,每天围着这灶台转,这就是出息了。

    她可不同,她是要做皇帝的女人的,那可是天底下最尊贵的人,谁都比不上。

    好吧,她犯不着跟小村姑一般见识。

    看着那烧火的堂妹,和满脸油光的宋秋,张杏花心里的优越更甚。

    优雅的笑了笑,得意的瞥了两人一眼,转身出去了。

    这油脏脏味又重的地方,多待一刻她都觉得身上都沾了味了,拉低了她的身份。

    见人头也不回出去了,张梨花从灶孔前冒起头来,冲宋秋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瞧把她得意的,尾巴都飘上天了。”

    宋秋看得好笑,一边顾着锅里,一边道:“那可不该得意?一入宫门非富即贵呢,咱们这乡下丫头,可羡慕不来。”

    张梨花摇头晃脑,“我还是乐意当乡下丫头,多好?那皇宫里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咱们这乡下地方的,骨头还能啃不动不成?”

    这些官差身负护送秀女的重担,不敢大意,吃好饭没有多留一分,就立马启程出发了。

    看着浩浩荡荡离开的一行人,宋秋目光一转,还看到其中一辆马车上,掀了帘子往回望的一双眼睛。

    那眼睛里,没有留恋不舍,没有迷茫惶惑,只有得意和即将踏入一个人上人的征程的兴奋。

    祝你有个好前程吧。

    宋秋无声说了句。

    虽不喜欢张杏花这个性子,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这丫在宫里安安分分的还好,要是作什么幺蛾子害人害己什么的,那张家也得不了好的。

    皇庭震怒,那可至少是三族被牵累的。

    不过张杏花这性子,小地方去的,进了宫只怕都被宫里那金碧辉煌给唬住了,不敢像这般得意做人才是。

    宋秋也只是想一想最坏的可能而已,她想,以张杏花的脑子,估计也做不出什么幺蛾子。

    但宋秋没有想到,这张杏花实在能作,不久的将来,她会一语成谶。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眼下客人清空,八张桌子等着收拾,宋秋顾不得想别的,赶紧收拾才是。

    杜传福和杨大连也跟着一起来收,几个人又是收桌子洗碗筷扫地的,都忙活了好一阵才忙活得当。

    忙完了,都累的不行,宋秋也不想费劲做什么菜了,见馒头还有得剩,便把茶棚里她炒着给做肉酱面卖的肉酱拿来热一热,裹了馒头当做肉夹馍,一人吃上三五个的垫吧垫吧就够了。

    想着她奶在作坊,还没得吃呢,宋秋边吃边装了馒头往村里回。

    到作坊,大家都回家吃过午饭陆陆续续过来又接着忙了。

    老袁氏见了宋秋,看她还在吃馒头,就问:“今儿忙呢?可忙得过来?”

    宋秋把馒头递过去,应着,“是有些忙,刚送走一大批客人,这才收拾妥当呢,也没炒菜做饭了,就一人吃两个馒头,待会晚饭再好好做了吃。”

    老袁氏接了馒头,却收了起来没吃,道:“我吃过了,刚过了点,见你没来,估计今儿中午忙,你满菊婶子给我端饭一起吃了。”

    周家就在对面,兰花在家做饭,满菊中午回去吃了饭,见她还在作坊,顺手就给她端了一碗饭来。

    宋秋听着,点了点头。

    想着客栈忙,她奶每天等她们吃饭了一起才送回来也难得等,再加上这番薯要忙一个月的,接着还有其他的东西要做呢。

    那可不止一个月。

    大家每天都回去吃饭也麻烦,毕竟每家的饭点不一样,有晚点的,有早点的,这样也就不到一个时辰,还耽搁作坊活计。

    宋秋琢磨着,干脆中饭包一顿饭好了,便宜一些。

    像镇上去打长工的,一般的主家大方,中午也包饭的,她本想着还要专门请个人做饭麻烦,就打算后面结工钱的时候把中午这顿的饭钱补贴给大家的。

    眼下看,还是包饭吧,她奶吃饭也方便。

    这般想着,宋秋眼神就落到了旁边的章家院子里。

    章家靠养兔子为主要营生,一家上下十来口人,日子比他兄弟章老头家可难过些。

    毕竟章老头就老两口,有儿子拿钱回来,不差花用。

    章大爷这里,还有孙子孙女等着说人家呢。

    他有儿子两人,大儿子养兔子养得好,老婆子和两个儿媳拾掇菜园子这些打兔草也是一把好手,这回来作坊做工的是老二章大全。

    宋秋想着,抬步往章家去。

    章大婆子和两个儿媳正在菜园子里忙活,他们家菜种得多,也种得好,每顿少吃点饭多吃点菜的也饱肚子,

    自家把菜经由好了,才有的吃,不花空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