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开局就是元神老怪 > 第十二章、醉仙酿自醉仙人,东海有龙王阻路
    醉仙酿,一口柔。

    飘飘仙,忘思凡。

    这醉仙酿是真不赖,一点也没有辜负它的名字。

    与广寒宫的月桂玉酿只差了一丝丝,月桂玉酿更有一丝太阴福泽,意境清灵悠扬,让人慌神间就见着有月宫仙子在施展仙宫舞姿。

    果然还是月桂玉酿美妙。

    扬关总难忘此佳酿美酒。

    改日总会再讨来一杯。

    广寒宫地处北极,那儿怕是这会的地仙界内最安静的地方,劫气少染之地。

    而且北极之地更有大神化撑天神山坐镇,劫气更不会烦扰那头,着实清净。

    饮一杯醉仙酿后,扬关才看向场中。

    蓬莱仙宗今日这阵仗并非迎接他,本来迎他入洞天的是褚幽香,便由褚幽香招待,论道便论道,谈天就谈天,饮酒就饮酒,而此刻这般多元神和纯阳,怕也就蓬莱老祖降世才有的。

    小小一观,稍稍一数,这蓬莱仙宗之底蕴当真不凡,怕是比神洲七大派中最为古老的北极宗还要深厚,内里竟有元神十八位,纯阳六位,且其中一位的气息他还摸不准,想来是开了三花,待得时机便可证就道果,只是不知这份时机他等了多少年,也许有个十多万年了吧。

    在座的纯阳的岁数仅零头怕是都比扬关大,元神真人或许都有几千几万岁了。

    不过扬关的道行已经直追他们,乃至超过,修行之事着实不是年岁能算清的,有些人修行上万年还不及少年郎一朝顿悟呢。

    而这些人在地仙界内都没有一点传说,宇宙中也甚少传说,时间有时候真的能抹消一个人的痕迹,即使这人过去也曾风华绝代,盖压一世,但几万年的时光哗啦啦冲刷下,都将烟消云散。

    这些大能聚于此,不为扬关,只为场中一少年。

    扬关饮下一杯醉仙酿后,总算得空来看这个少年。

    眉清目秀,衣着简谱,气质颇为淳朴,于修行上颇有资质,但这般资质的人蓬莱仙宗也是一抓一大把,怎就要这么多蓬莱祖师出关一见呢。

    扬关的疑惑自然有人来解,为扬关引路的褚幽香就送了一道神念过来。

    神念中就携带了关于这个少年的信息。

    原来这少年是本代蓬莱仙宗七道子之一,已得天外蓬莱祖师认可。

    而蓬莱仙宗的七位道子皆有证就元神的机会,比寻常弟子都大许多。

    此刻,这位道子竟听闻地仙界千年小劫已开,想要出门历练。

    扬关听完这道讯息却只觉得褚幽香隐瞒了什么,一位道子要出洞天,前往地仙界历练也不是什么大事,又不是应劫之人惹了大祸。

    不过,这毕竟是人家自家事,扬关也深究不得,他们自家人关起门来处理就是。

    他瞎掺和不就是越俎代庖了吗?

    而且,他也只是凑巧来此,蓬莱仙宗也仅是想尽地主之谊,他又不是为了这小子刻意来的。

    所以,在旁喝着美酒,听着丝竹仙乐吹奏就是。

    而蓬莱仙宗也没打算参考一个外人的意见,多数时间都是神念交流,并不将此事的真实面貌外泄半点。

    而为了不显他们蓬莱仙宗失了礼数,褚幽香则频频送来神念与扬关交流。

    总之,这场……也不知是不是酒宴的场景颇有些寂静地尴尬。

    不过,扬关无所谓,他只顾喝酒。

    尴尬也只是一时的,没多久,坐于上首主座的纯阳长老便挥挥手,阻了那位道子的据理力争,把他送出了这方小有乾坤福地。

    而后,他就朝着扬关报以歉意的拱拱手:“我等招待不周,还请道友见谅。”

    “方才我等本想以这场宴席欢迎道友大驾光临,但那小子着实不知礼数,直闯进来,乱了宴席,误了开席时间,还请道友见谅。”

    “我以将其镇压,关入祖师殿抄写门规三千遍,不抄完不许出来。”

    “不知道有意下如何?”

    这位说话让人如沐春风,语调轻缓,颇为和善。

    扬关哪有什么意见,只觉这家伙的话都在骗鬼罢了。

    但是扬关也不好拆穿,只能点头应着。

    还是那句话,这是人家自家事,外人休管,能请你来喝酒已经是大大给脸了,不要不识抬举。

    “多谢道友体谅,接着奏乐,接着舞。”这位纯阳长老大手一挥。

    一团团清气自小有乾坤福地的四面八方涌来,将此地变作人间仙境。

    然后,又有一位真君洒下桌上吃瓜所留的核,核落入一众酒桌包围的场地中,就变作十二位身姿妙曼衣绝飘飘的仙女。

    之后又有一位真君抛出一面小鼓一张古筝一架编钟,这一套乐器组合一起便是一件法宝,它们落在半空中,就自行演奏起来。

    婉转音乐随着这套法宝的演奏传响整个小有乾坤福地。

    而那十二位仙女也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此舞颇似扬关曾在神庭见着过的仙娥霓裳舞,一样清新脱俗,一样机灵百变,一样得天地自然之至理。

    但是,此舞并不足以让扬关放下手中酒杯。

    饮酒作乐只一日,蓬莱的诸位祖师就跟扬关抱歉道别了。

    因此,这些人还真不是为了扬关出关的,否则怎么也得陪着扬关饮酒三五日。

    但,扬关也不恼,只与上首主座的那位纯阳长老推杯换盏。

    两人相谈甚欢,只恨没有早些遇到这个酒鬼。

    这纯阳长老的道号扬关也清楚了,号冲静,乃是蓬莱仙宗开派三祖师之一。

    而蓬莱仙宗的其余两位开派祖师,一位已证就道果,如今在玄天界域开辟了道场,一位早年陨落,如今也已归来,只是尚未觉醒前尘往事。

    以上这些事是冲静刚与扬关说的,他似乎还想说更多,但却被一旁的褚幽香给拦了下来。

    这褚幽香乃是冲静弟子……

    饮酒作乐很快就结束,冲静喝了个大醉,像他这等人物本不会醉的,即使是这醉仙酿也醉不倒一位纯阳真君,只是他似乎有心事,所以想大醉一番。

    “师父向来如此,饮酒不自持,任由醉意侵染元神,所以我等常不许他沾一滴酒。”

    “但今日师父多有烦心事,所以我才许他喝几杯,没想却过头了。”

    “道友,贫道师父方才之言,若有一句冒犯道友,还请道友海涵,莫要挂心。”

    褚幽香虽然话里似乎处处都在责怪自家授业恩师,但最后却也只让扬关莫要挂怀于心。

    扬关当然不会挂怀在心,毕竟方才冲静可是说了不少他没听说过的秘辛。

    毕竟人活久了,总能见到不少稀罕事。

    扬关吃好喝好,拍拍手便要走。

    他不似冲静道人那般任由醉意侵入元神,所以一点醉意也无。

    蓬莱仙宗身为地主,自然要挽留他一番,扬关自然推脱拒绝。

    再三之后,褚幽香便亲自送他出蓬莱洞天。

    在出洞天前,褚幽香拦下他,嘱咐一句:“道友此行,或将波折不断。”

    扬关一听这话,就知道请他赴宴必无好宴。

    “还请赐教,有何波折?”扬关问道。

    “东海龙宫受命于天,将阻道友东行。”褚幽香说道。

    “还有这等事?”扬关讶然。

    天又是哪个天?总不能是他做了太多好事,遂被神庭关碍。

    不过倒是可以和星河龙族挂上勾连。

    “扬道友,长路漫漫,小心慢行。”褚幽香没有再多说,只拱拱手,送扬关出洞天。

    “好嘞。”扬关点点头,就脱出蓬莱洞天。

    扬关刚走,一道紫色流光在褚幽香身边缓缓聚集,变作一道人影。

    正是那位已经醉了的冲静。

    冲静望着扬关消失的方向,与褚幽香沉静淡然地说道:“我们这位扬道友居然不是应劫之人,老道着实是匪夷所思啊。”

    “说不得他应的不是此劫。”褚幽香说道。

    “不管应了哪道劫数,皆不是善茬,咱们少沾惹为妙。”冲静道人说道。

    “那您还将他引向东海龙宫。”褚幽香说道。

    “东海龙宫本就有阻道之意,我等不过提醒同道,何来引之一说?”冲静道人反问。

    “你师叔也要归来,我将为之护道,说不得此番还能寻得一丝成道之机。”

    冲静说罢,就打了一道仙光出去,往着蓬莱仙岛的祖师殿落去。

    ……

    扬关跃出蓬莱洞天,便悠然回到宝船的原位,无人察见,无人在船,只有扬关一人在船上饮酒。

    褚幽香赠了他三坛醉仙酿。

    扬关接着又取来先前没看完的杂书,继续翻看。

    另且分出神念,往着东海之中探寻去。

    他本就有感东海此行绝不平静,而东海之中能拦阻他道路,给他添麻烦的也只有东海龙宫和水母宫了。

    水母宫与世太平多年,不可能做这等事,因此也只有东海龙宫,而且他还和龙族有过节,东海龙宫给他添乱的可能性也就更大了。

    现在也不过是因为蓬莱仙宗的提点,更明晰罢了。

    不过他人说,不如自己见,因此,他亲自分出神念去探查情况。

    只可惜神念探过万里海域,都没有见着龙族使绊子的痕迹。

    再过万里,扬关的神念都要探到东海龙宫所在的海域。

    但仍无所查。

    只能且行且看了。

    宝船停靠的时间也快结束了。

    乘客和船员都陆续回宝船来。

    扬帆起,百桨拍浪,海船出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