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穿越从目睹崇祯上吊开始 > 第一章国君死社稷(新书求推荐、求收藏)
    玄武门城楼。

    陈宇正赤条条地站在这座宏伟的城门楼子下面,用双手捂着要害,低垂着头,脸红的都快滴出血来了!

    远处炮声隆隆,杀声震天。

    周围则是无数慌乱的脚步声、尖叫声、以及此起彼伏的哭喊声。

    “闯贼杀进城了,大家快逃命吧!”

    无数身穿宫装的嫔妃宫女、以及大小太监,潮水般涌来,从他身边狂奔而过,惊恐万分地冲出玄武门,四散逃命去了。

    此时,这里已没有主子奴婢之分,只有生存或死亡。

    每个人都在拼命挣扎,试图抓住那一丝活着的希望!

    陈宇亲眼看到,不远处一位昔日高高在上的妃子,被几个太监宫女打倒在地,将她身上几乎所有东西都抢走了。

    这还不解恨,那些太监和宫女还狠狠踹了那名妃子几脚,肆无忌惮地将其羞辱一番,这才仓皇跑开!

    再看那名容貌娇美的妃子,只能披头散发地躺在地上哀嚎,哭得稀里哗啦!

    从她身边路过的很多人,没有任何一人伸手帮她,非常无助和凄凉!

    这不是在拍戏!

    陈宇非常确定。

    身后金碧辉煌的紫禁城,玄武门外郁郁葱葱的景山,一切都无比真实!

    自己穿越了!

    但好死不死,自己居然穿越到了李自成挥军攻入北京、明朝灭亡的这一刻,而且是赤条条的穿越!

    除了紧握在手中的那个青铜密码筒,他身上无一长物!

    似乎也不能这么说,还是有一件的!

    起码在只有女人和太监的后宫,这点确定无疑!

    那些背着包袱仓皇逃命的大小太监,眼神中流露出的羡慕,足以说明一切!

    同样仓皇逃命的那些宫女,却满眼好奇。

    好在守卫紫禁城的禁军早就没影了,一个也不剩!

    否则的话,就陈宇现在这副模样,有多少脑袋都不够砍的。

    一个yin乱宫廷的罪名绝对没跑,能让他遗臭万年!

    站在城门楼子下的陈宇,低垂着脑袋,紧盯着手中那个青铜密码筒。

    就是这玩意让自己穿越的,而且穿越到了这个命悬一线的时间。

    正当他准备研究一下这个青铜密码筒,耳边却传来一个羞怒的骂声。

    “呸!臭不要脸!”

    听到骂声,陈宇立刻抬头看去。

    这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宫女,背着一个大包袱,一张小脸红的像块红布!

    她的话陈宇能听懂,却不是普通话,或许是传说中的凤阳官话吧!

    骂完之后,这位小宫女狠狠看了陈宇两眼,就随着人流冲出玄武门,扭着小屁股仓皇逃命去了!

    非但这位小宫女,其余那些从这里跑过的嫔妃宫女,都好奇地看着陈宇,每个人都脸红如血!

    生死存亡之际,她们似乎变得大胆了许多。

    没有人再做掩面羞怯状,都大胆地欣赏着这一幕奇特的风景!

    至于这个赤条条的家伙是怎么出现的,根本无人关心!

    被这么多火辣辣的目光盯着,陈宇脸更红了,无地自容啊!

    与此同时,他也意识到了眼下的处境。

    是啊!我现在也该逃命,而不是站在这里供人欣赏!

    再说了,现在正是小冰河时期。

    四月下旬的京城,天气依旧很凉,绝不是一个合适的果奔时节!

    而且现在是早晨,太阳还没出来呢。

    站在城门楼子下的过道里,穿堂风呼呼吹着,让人直打哆嗦!

    反应过来的陈宇,劈手一把抓住一名从身边跑过的小太监,恶形恶语地说道:

    “小子,你的包袱里有没有衣裳?拿一套给老子!”

    自己说的居然也是凤阳官话!

    陈宇愣了一下,转眼就清醒过来,现在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

    那名小太监被拉了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在地上。

    等稳住身形,小太监立刻打量了一下陈宇,满眼恐惧,都快哭出声了。

    看到他是个健全的男人,小太监眼神中又闪过一丝羡慕。

    “大师,你怎么搞成这样了?”

    这个称谓不禁让陈宇有些诧异。

    不过他瞬间恍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是严格遵守封建礼法的明朝,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自己顶着一个圆寸的脑袋,被人认为是和尚,再正常不过了!

    “我被人洗劫了,少废话,就说包袱里有没有衣裳吧?”

    陈宇恼火地说道。

    “你这出家人怎么这样?居然抢劫我们这些可怜人!”

    小太监低声嘟囔着,不情不愿地蹲下打开了包袱。

    而且他紧贴城墙,刻意避开了其他人的视线。

    即便如此,陈宇还是瞥到,小太监的包袱里装着不少好东西,金光灿灿的。

    但此时的他,只想着怎么摆脱眼前的尴尬境地,逃出紫禁城。

    说话间,小太监已拿出一件蓝灰色长袍和一双布鞋递了过来。

    天知道这件蓝灰色长袍洗了多少次,都快变成灰白色了,上面补丁摞补丁,好在比较干净,也没有破损之处。

    那双布鞋也没好到那里去,底都快磨穿了。

    看到这套装束,陈宇顿时愣了一下。

    不过他还是伸手接过来,脸上也露出一丝尴尬的笑意。

    “穿上这件长袍,我岂不是也变成了太监?”

    话虽这么说,他却毫不犹豫地穿上了这件长袍。

    毕竟活命要紧,面子暂时可以放到一边,相信大家能理解!

    不美的是,袍子底下空荡荡的,凉风飕飕!

    看到这个果奔的大师没洗劫自己的意思,小太监连忙卷起包袱,连滚带爬地仓皇逃命去了!

    陈宇摇了摇头,好心地大声提醒了一句。

    “出去之后找地方把东西埋起来,脱掉身上的衣服,化妆成老百姓藏起来吧,这样才能保命!”

    话音未落,所有人都转头看了过来,不少都在暗暗点头。

    陈宇则苦笑一声,满脸无奈。

    自己还在生死边缘呢,那有资格指导别人逃命!

    下一刻,他也随着人流逃出了紫禁城!

    ……

    十几分钟后,陈宇已身处煤山的半山腰。

    他之所以来这里,当然是有原因的!

    因为他知道,农民起义军攻破京城后,并没有立刻进入位于紫禁城后门的煤山,而是在三天以后才进入煤山搜索!

    也就是说,在这三天之内,煤山是京城最安全的一处地方。

    此时的煤山,远没有后世那么热闹。

    在这里听不到此起彼伏的合唱、没有动人的音乐,也听不到蝉鸣鸟叫,更没有人在这里跳舞。

    山上连一个人影也没有,空空荡荡,只有遍地煤渣和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

    因为紧邻紫禁城,而且是京城的制高点。

    所以煤山上修了一些蜿蜒曲折的小道,以及亭台楼阁,用于观景。

    陈宇这会就站在半山腰的一个亭子里,居高临下,俯视着烽火遍地的京城、以及乱成一锅粥的紫禁城!

    看着这一幕,他多少还是有几分感慨。

    这就是王朝更迭的景象,也是一个封建王朝的必然宿命!

    就在此时,一个无比悲怆的声音突然从不远处传来。

    “诸臣误朕也,国君死社稷,二百七十七年之天下,一旦弃之,皆为奸臣所误,以至于此!”

    听到这番话的一瞬间,陈宇就像被雷击了一般,直接僵在了原地!

    君王死社稷!

    这绝对是华夏五千年文明史上最悲壮的画面之一,也是大明王朝最壮丽、最令人心碎的挽歌!

    片刻之间,陈宇已清醒过来!

    紧接着,他就像离弦之箭般,高速冲向了声音传来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