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穿越从目睹崇祯上吊开始 > 第十章 万世永存(求推荐、求收藏)
    看着睥睨天下的秦始皇,陈宇双腿一软,差点就跪倒在地上。

    但接受过现代教育的他,膝盖怎么也弯不下去。

    在他心目中,只有天地和祖宗能让自己下跪。

    除此之外,任何人都不能让他下跪,哪怕秦始皇!

    不过他心里知道,给这位爷下跪,一点都不丢人!

    这可是华夏五千年历史上最牛逼的人物之一,甚至可以把之一去掉!

    千古一帝啊!

    凶名赫赫的秦舞阳怎么样?见了秦始皇还不是双腿打颤,心胆俱丧吗!

    自己难道比秦舞阳更强?显然不是!

    在这座宏伟而庄严的秦宫大殿里,自己恐怕是最弱的那个菜鸡!

    从这里随便拎出一个人来,哪怕是文臣,估计都能秒杀自己!

    能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乱世中活下来,那有一个易于之辈!

    想到这里,陈宇不由紧了一下左手。

    青铜密码筒还在,至不济还能瞬移逃走!

    这让他放心许多,心里也生出几分豪气!

    等双腿不再颤抖,情绪稍稍平复,他这才拱手施礼。

    “化外之民,陇西陈飞,参见秦王陛下,恭贺大王横扫六合、并吞八荒,统一天下,铸就旷古绝今的无上伟业!”

    马屁又不要钱,陈宇自然不会吝啬。

    事实上,这也不是什么马屁。

    哪个华夏人能否认秦始皇的这番惊天伟业?

    随着他这番话,所有人都转头看了过来。

    看到他这副模样,很多人都非常好奇,也明白他为什么自称化外之民。

    在秦国人眼中,他的确像是一个不守礼法的野人!

    与此同时,大家对他的用词也感到非常好奇。

    这些词大多很新鲜,从未听过,但听着却气势磅礴,令人心潮澎湃,用在这里再合适不过!

    站在文臣最前排的公子扶苏,冲陈宇轻轻点了点头。

    同在文臣班列的王绾和李斯,表情却非常复杂。

    尤其李斯,眼中不时闪过一道道厉芒,杀机毕露。

    他已经认出,陈宇身上这套白色常服,正是自己刚丢失的那套。

    不用问,这个自称化外之民的陇西陈飞,就是刚才偷鱼肠剑和《仓颉篇》的那个家伙。

    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李斯和王绾并没有立刻发作。

    或许是因为公子扶苏,让他们有所顾忌!

    端坐大殿之上的秦王嬴政,居高临下注视着陈宇。

    跟其他人一样,他也有几分好奇。

    但让他感到好奇的,并非陈宇的模样。

    “上前问话!”

    秦王朗声说道,言简意赅。

    “诺!”

    陈宇应道,随即向前走去。

    走到距殿前台阶大约四五米的地方,随着公子扶苏轻轻点头,他才停住脚步,抬头望向端坐殿上的千古一帝。

    “草民陈飞,参加大王!”

    陈宇朗声说道,再次拱手作揖。

    “免礼,寡人听说,你是老秦人,现为王丞相府上客卿,此话当真?”

    秦王挥了挥衣袖,沉声问道。

    “启奏陛下,在下乃老秦人不假,出自陇西,至于王丞相府上客卿,不过是一托辞而已,并无此事!”

    陈宇直言不讳。

    话音未落,大殿内就已炸锅。

    “汝为何人?竟敢擅闯秦宫大殿!”

    “大胆狗贼,汝可知死为何字?”

    现场响起一阵阵怒吼声,响彻整座大殿。

    所有武将和侍卫都已紧握剑柄,怒目圆睁,紧紧盯着陈宇,随时准备扑上来将他剁为肉酱!

    但是,秦王却没下令。

    他们谁也不敢在这座大殿上抽出宝剑,擅动刀兵!

    王绾和李斯对视一眼,随即也挽起袖子,准备扑上来玩命。

    特别是李斯,连忙高声喊道:

    “陛下,这贼子绝非王丞相府上客卿,他所穿白色常服为我所有,刚才被这贼子偷去,一同被偷的,还有鱼肠剑和其它一些物品!”

    听到陈宇有鱼肠剑,现场气氛顿时更加紧张了。

    殿下所有武将和侍卫,虽然不能擅自拔剑,却缓缓围了过来。

    为首一人,正是两鬓斑白的老将王翦!

    再看万夫所指的陈宇,泰然自若地站在大殿中央,我自归然不动!

    事实上,此时的他,双腿抖的跟筛糠一样!心中在不停祈祷。

    “希望还有瞬移的机会,哥们可不想被这些大秦的名臣虎将剁成肉泥!”

    端坐在宝座之上的秦王、以及站在殿下的公子扶苏,表情却很平静,没有丝毫惊诧之色。

    眼看大殿下的包围圈就要合拢,众多名臣虎将一拥而上。

    就在陈宇准备按下按钮、瞬移逃离之际,秦王这才发话。

    “你这竖子还算诚实,没有继续信口雌黄,诸位爱卿,先行退下,寡人很想看看,这竖子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话音落下,那些围拢上来的名臣武将立刻停住了脚步。

    他们深深地看了陈宇一眼,相继退回了原位。

    “呼!”

    陈宇长出一口气,多少放松了一点。

    但是,他的左手拇指始终不敢离开密码筒下方那个按钮。

    他知道,只要秦王喊一声杀,那些久经沙场的武将立刻就会拔出宝剑扑上来。

    自己的反应哪怕慢一秒,都会被那些家伙剁碎。

    等所有文臣武将归位,秦王才朗声问道:

    “汝为何人?来我秦宫是何目的?”

    陈宇拱了拱手,微笑着说道:

    “陛下,吾乃老秦人,并无虚假,此来只为敬献宝物,让大秦变得更加强盛、国泰民安,无半点恶意!”

    话音落下,站在殿下的公子扶苏轻轻点了点头。

    他知道陈宇身上没有武器,自然威胁不到殿上的秦王!

    秦王顿了一下,这才沉声说道:

    “你所敬献的宝物,寡人已看过,正如你所说,那的确是两件价值连城的至宝,能让我大秦变得更加强盛、更加富庶!

    农事乃国之根本,寡人会让人依照你敬献的图样,制作那种全新的耕犁,看看它能否让我大秦的农业生产效率倍增!

    至于你所敬献的冶铁之法,虽然也是一件至宝,却无多大必要,寡人已扫平六国,并吞八荒,大秦已无敌于天下!”

    “大王威武!”

    殿内所有文臣武将都长揖到地,齐声恭贺。

    这些恭贺声汇集在一起,如同山呼海啸般、瞬间席卷了整座大殿、整座秦王宫、乃至整个天下!

    身处殿内的陈宇,直感觉浑身战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但是,他还要努力保持一副高人的姿态。

    等恭贺声落下,他立刻朗声说道:

    “非也,这天下绝不只有大秦,在大秦西边和北边,还有匈奴等蛮族,而在极西之地,还有若干强大的国家,大秦还不到刀枪入库的时候!

    真正的天下一统,并不只是疆域的统一,大王统一六国,结束战乱,是一项伟大的功绩,但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毫无意外,秦宫大殿再次沸腾了。

    包括公子扶苏在内的所有人,全都怒吼起来。

    “竖子无礼!待我取尔狗命!”

    “大胆贼子,休得猖狂!”

    疯狂怒吼的同时,众多文臣武将已冲出班列,直接扑了过来。

    但是,他们依旧不敢拔出长剑!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秦王猛地站了起来,脸色阴沉地朗声说道:

    “诸位爱卿,再让这狂妄无比的竖子多活片刻,我很想听听,什么是真正的天下一统?”

    随着秦王这句话,那些须发怒张的文臣武将立刻停住脚步。

    他们虎视眈眈地紧盯着陈宇,恨不能扑上来把他撕碎吃了!

    陈宇扫视一下四周,鼓起胸中最后一口勇气朗声说道:

    “陛下,相比疆域的统一,更重要的是人心和文化的统一,只有同根同源的血脉和文化,才能将华夏所有人紧紧联系在一起!

    要让所有人形成天下一统的观念,并愿意为了这个天下抛头颅洒热血,继往开来,不懈奋斗,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大一统。

    书同文、车同轨、行同伦、统一货币和度量衡等等,只有做到这些,陛下的万世基业,才能真正达成,我华夏才能万世永存!”

    话音落下,整座大殿立刻安静了下来,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