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傻小四桃源兵王 > 第八百三十五章 处对象呢
    “绣娥支书呢?”

    唐龙打开办公室门走出去,正好撞到了鸣翠,笑着好奇问。

    鸣翠朝着唐龙眨了眨眼睛,两人虽然经常见面,但是独处的机会却不多

    “村里人好像和外面游客起了冲突,绣娥姐带人过去解决问题去了,你睡醒啦?”

    唐龙点头,笑着说:“你怎么没去?”

    鸣翠脸上一红,小声嘟囔道:“绣娥姐让我留在这里照顾你呀!”

    唐龙哭笑不得,摇头道:“我都这么大人了,还用人照顾?”

    “那你还把自己搞的这么疲惫!”鸣翠小声嘀咕了句。

    唐龙愣了下,然后心里叹了口气,当初几个人还是在秦岭里认识的,一晃也有两年过去了,时间过的还真有点快呢。

    “以后不会了!”

    唐龙走到鸣翠身边,笑着小声调看了句:“你怎么还这个模样啊,两年了,没长胖,也没饿瘦的,是不是营养跟不上?”

    鸣翠呆了下,紧接着脸上羞涩起来:“什么嘛,人家哪里营养根本上了。”

    “你怎么不跟师兄回山上去修炼?”

    “我受不了那种清冷,而且师父说我红尘未了,根本就入不了道。”鸣翠有些不好意的挑起头来,眼巴巴望着唐龙:“姜妍都快要把你恨死了呢!”

    “怪我?”

    鸣翠嬉笑着反问:“难道不怪?”

    唐龙苦笑着不得说:“行,怪我还不行吗。你们啊……算了,人各有命,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琢磨去吧!”

    说完就想往外走!

    “你站住!”

    鸣翠把唐龙叫住。

    唐龙有些意外的转过头来,不解的看着她问:“干什么?”

    鸣翠红着脸,大胆盯着他,小声说:“我喜欢你,还有我跟姜妍都来这么久了,你也不给我们个说法吗?”

    唐龙摸了摸鼻子,外表看鸣翠是那种傻白甜,其实骨子里,人家比姜妍那傻丫头胆子还要大。

    这话换成了姜妍,她绝对不敢直接对唐龙表白。

    笑着问:“给你们个什么说法?你们是想跟我随波逐流,留下来给我生猴子,还是想要梦想中的爱情?我的情况,你们又不是不了解,承诺给不了,但是……算了,等想明白了就离开。”

    说完转头想走!

    都是一些好姑娘,再加上大家现在又熟透巴脑的,让唐龙能怎么着?

    “没胆鬼儿!”

    鸣翠从后面大声说道:“如果我们能放得开,那不早就走了吗,唐龙,你不但是个大混蛋,还是个没胆鬼儿,老娘瞧不起你的哦!”

    唐龙翻了翻白眼,没搭理她,朝着楼下走去。

    虽然已经到了傍晚,鱼头村这边游客人数降低了不少,但还是有不少游客。

    酒店,客栈,民宿,帐篷等等,所有能提供住宿的方法,都已经满员了,包括距离不远的花鱼头度假村也是一样。

    “村长!”

    唐龙出来正好撞见刘晶,而她身边站的赫然是已经去给吴正耀当秘书的叶富贵。

    叶富贵脸上多少有些尴尬,急忙说道:“五一放假,我,我是回来过节的!”

    “心虚啥!”

    唐龙忍不住一乐,看了看叶富贵,又看了看刘晶,板着脸问:“处对象呢?”

    一句话,把刘晶脸蛋搞的通红。

    “对呀!”

    娇滴滴回了句,大胆的抱住拘谨不安的叶富贵胳膊,红着脸甜蜜笑道:“我们在处对象!”

    两人其实已经确定关系了,并且这事情又没什么不好说的。

    叶富贵本来就是拐子叔介绍给刘晶的,人家有媒人,男未婚,女未嫁,两情相悦别人能说出啥来。

    “挺好的!”唐龙朝着刘晶挤了挤眼,调看笑道:“那以后可要把自己男朋友管住了,他要敢花心,就往死里收拾!”

    刘晶红着脸‘嗯’了声!

    唐龙对着叶富贵道:“对我们家小晶好点!”

    叶富贵傻笑着,老老实实的点头,都没敢说话。

    “瞧见你绣娥姐她们了没?”唐龙岔开话题问。

    叶家大少爷和鱼头村的姑娘处对象,这本身没什么,反正在之前唐龙已经把该说的事情说的很清楚了,他们还愿意在一起,就是人家自己的事情。

    唐龙既不反对,也不支持,能最终走到一起最好,那要是走不到一起,也是有缘无分,怪不得别人。

    “好像在村口那边!”刘晶笑着说道:“刚才我看秋蝉姐带着些人过去了。”

    村口?

    唐龙点头:“行了,你俩去过自己的二人世界吧!”

    说完挥了挥手,悠哉悠哉朝着村口方向走了过去。

    叶富贵松了口气,刘晶白他眼,娇笑道:“瞧你那怂样,俺们村长又不会吃了你,至于吓的这样呀?”

    “你不知道!”叶富贵贴到刘晶耳边,小声说:“上次唐龙和绣娥支书都警告过我,跟你处对象他们不支持,但也不反对,不过往后咱们俩要不能结婚,就,就把我根给剁了,你说我能不怕吗!”

    刘晶脸上一红,白他眼,轻声问:“这就是你一直不敢动我的原因?”

    叶富贵干笑两声,摇头,小声说道:“最主要的还是怕辜负你,我跟你好,只是单纯喜欢你,不是想图你身子,万一将来我们走不到一起……”

    刘晶白他眼,红着脸小声说:“你拉倒吧,说的好听,其实……男人都一样,花言巧语的,还是怕绣娥姐剁了你。”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依然甜蜜,恋爱中的女人,智商指数能高到哪里去。

    “唉,你要这么说我,会很伤心的!”

    “你伤心个屁呀,赶紧走吧!”刘晶红着脸白他,拉着他朝不远处的白桃咖啡馆走去。

    “那晚上,我能不能跟你睡一起?”

    “肯定不行呀!”

    “为什么不行,我保证不碰你,要是撒谎,我就是个禽兽!”

    刘晶红着脸小声说:“你都不碰我……禽兽如不!”

    叶富贵目瞪口呆,等回过神来,极为兴奋的说:“那我要是碰你了,晚上能跟你在一起吗?”

    刘晶红着脸摇头:“那更不行啦,你对我抱有非分之想,我要是答应了,那不就等于是引狼入室了吗,我才没那么傻呢!”

    “……”

    叶富贵哭笑不得!